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章

    时间:2018-08-20 到了底舱,不见有何动静,不正宝箱中一无声息。文渊奔到箱边,轻轻拍了几下箱子,叫道:「紫缘,紫缘!」叫了几下,不闻琵琶声回 应,心道:「果然是幻觉,紫缘还没有清醒。」
      这时一阵哨声自海上传来,极为刮耳。文渊一听,便知是四非人的哨音,心道:「且应付他们一下。」当下冲到上舱之中,在狄九苍衣袋 中一探,摸到了十几两碎银,随手丢在一旁,再一探司空霸的怀里,搜到一根管状的物事,拿出来一看,却是根黑色短笛,上面刻着一圈又一 圈的羽形花纹。文渊心道:「多半是这个了。」将短笛放到唇边轻轻一吹,笛中飞出一阵夜枭鸣叫般的怪声。
      当下文渊快步出舱,藏身甲板暗处,短笛就口,使劲一吹。他刚刚悟出人身规律与武功之间的秘要,此时吹笛,自然而然地用上了,笛声 顿时如禽鸟大唳,穿风越浪而出,一波接着一波,少了一股尖锐之意,却显得更为开阔浩瀚,震动四方。
      文渊本想学着东宗诸人所发声响来矇混过去,以免对方不闻回应,前来探查,没想到用力一吹短笛,却和轻轻一吹大有变化,不禁心下惴 惴,不知能否骗得过去。
      却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隔海传来,道:「可是程掌门到了?四非人在此问候。」
      听那声音,正是四非人中排行第二的云非常。他听到文渊的哨声,暗暗吃了一惊,心道:「司空霸功夫虽强,哨声中无此内劲,必是程太 昊亲自到了。」当下出声叫唤,却不闻船上有人回应。
      云非常等了一阵,见云霄派的船上全无动静,暗暗咒骂,道:「这程太昊架子好大,居然不理老夫!」旁边一个轻轻淡淡的声音笑道:「 人家是一派掌门,不理你也不打紧啊,要是他不理老大,那才说不过去呢,是不是?」这人是个女子,却是四非人之末的莫非是。云非常骂道 :「刚才这程太昊还不在船上,什么时候过来了?难道他听到咱们把那紫缘交给穆老鬼运送,就巴巴的跑上船去先偷尝了?我可不让他佔先! 」莫非是格格笑道:「老二,你也太紧张啦。八柄钥匙都在我们这儿,你怕什么啊?程太昊胆子再大,又怎敢硬毁不正宝箱,招惹我们老大? 」
      那边文渊没听到四非人船上再传出哨声,也并未再加驶近,心道:「总算是平安无事。」探头张望,见四非人的船虽不逼近,也不远去, 不近不远地跟着,一同往东而去,当下走回底舱,心里暗想:「看来他们都是要往红石岛赴夺香宴的。如果我掉头回航,必定给他们发觉。但此时不走,又如何救出紫缘?」随手一推箱子,一动也不动,看来不下三四百斤,加上紫缘也在箱中,单凭文渊自己,实在难以搬动。何况就 算搬得动,也不能踏着大海离开,终归是要乘船的。
      他正在大伤脑筋,忽听上头传来几声咳嗽,声音甚是衰弱。文渊听是穆言鼎的声音,走到上舱一看,见他坐在地上,神情萎顿,银白的长 髯沾了点点斑斑的鲜血。
      穆言鼎见文渊来到,点了点头,低声道:「佩服,佩服。文武七絃琴蕴藏的武功,老夫亲身领教了。」他说话虽然连贯,却是全无中气, 虚弱之极,似乎随时都要断气。
      文渊望见他双手十指皆受重创,心中颇感不忍,躬身道:「晚辈身不由主,伤了前辈,日后自当陪罪,这时却是不行。」穆言鼎道:「你 是来救紫缘姑娘的,现下自然是与本派为敌,何须陪罪?你若有本事从老夫身上夺去钥匙,那是你的本事,老夫……心服口服。」说到这里, 手按胸膛,身子微颤,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。
      文渊听到「钥匙」两字,心神大震:「那司空霸说,钥匙都在四非人手上,但……难道,他竟然有那箱子的钥匙?」眼望穆言鼎,见他眼 中殊无敌意,反而带着些微催促,心中恍然大悟:「他并不希望紫缘被送到夺香宴上。」
      穆言鼎见他神色变化,知道他已然了解,有气没力地一笑,伸手入怀,取出一串钥匙,道:「老夫身在皇陵派,决不倒向外人。这串钥匙 ……乃是……乃是你自己取得,并非老夫不战而屈。」文渊点点头,轻轻接过,心道:「你想放紫缘,却不肯背叛皇陵派,我自然不会再为难 你。」看着手中钥匙,心中忽感歉疚,低声道:「穆前辈,晚辈日后定当延请良医,治好前辈的指伤。」穆言鼎微微一笑,道:「老夫的朋友 中,也有一位精于医道的,你不必费心。」闭起双眼,慢慢端坐运功,调理内伤,不再说话。
      文渊一揖退出,奔回底舱,在箱子边拿出钥匙一看,共有四把钥匙。这钥匙本来只有两把,是龙驭清自唐非道的尸身上搜得。当日唐非道 被小慕容用计杀死于长陵地宫,事后龙驭清在他身上搜出两把钥匙,虽不知用途,但仍命人印下了模子,将唐非道尸体和钥匙一併交给四非人 剩下的三人,私下又用模子铸出了两把钥匙。
      后来龙驭清见到四非人的「不正宝箱」,知道这箱子不仅牢固,且与四非人的一门诡异武功相关,心道:「日后若与寇非天翻脸,需防他 以此箱暗算,最好能先行破解。」于是命一名长于机关的手下暗中观察不正宝箱的黄金角,配合原先唐非道的两把钥匙,又造出了两把,这四把钥匙可以开启不正宝箱的一个面。
      这次夺香宴,四非人故布疑阵,不亲自带着紫缘,却交给皇陵派和云霄东宗诸人押送,龙驭清派穆言鼎送紫缘出海时,将这四把钥匙交给 穆言鼎,原是要他有机会时偷偷带回紫缘,以继续逼问文武七絃琴的奥妙。但他绝未料到,穆言鼎竟会败在文渊手上,更把钥匙交给了文渊。
      文渊将钥匙一把一把往黄金角上试着插入,接连试了两个角,都没一把能够开启,心中又是紧张,又是不安,暗暗安抚自己,呼了口气, 低声道:「别急,别急!」试到第三个角,连插三把钥匙,都徒劳无功,试到第四把,「喀」地一声,应手而入,只因试得急了,手指在箱缘 一撞,竟还擦破了皮,出了点血。
      文渊大喜,转动钥匙,「喀啦」一声,将一个黄金角的扣锁解开。接着喀啦、喀啦,又解开了两个角。他心情激动,欣喜若狂,低声道: 「紫缘,我又可以见到你了,你又可以见到我了!」再将钥匙插向最后一个角,不料却无法插得进去。
      他呆了一呆,手上使力,钥匙却仍无法插进,显然钥匙不对。文渊心里一凉,叫道:「那怎么会?」一掌拍在箱面上,铁箱嗡嗡而响。他 懊丧之极,心中满是失望沮丧,喃喃地道:「只差一个了,为什么就差这一个?」
      气恼之余,文渊拿起钥匙到眼前看了看,忽然一呆,叫道:「啊呀!」
      只见手指所夹那把钥匙白光闪闪,略带血迹,却是他第一把用来打开锁的钥匙,当然没法子打开这一角。他略一发楞,随即哑然失笑,低 声道:「糊涂鬼,简直该打!」拿另一把钥匙一试,喀啦一声,黄金角开了。
      四角俱解,文渊抓住铁板边缘,用力向外一拉,铁板应声而开,里面出现的,正是他日夜牵挂的一张脸蛋,静静地,似乎睡着了,那白皙 而略透嫩红的脸蛋上拂着几丝长髮,令人惊艳的赤裸身体坐倚着箱板,身上凌乱地盖着一条璀璨斑斓的锦缎,怀中抱着一具桐木琵琶,纤细却 又柔润的手指轻轻搭在弦上,似乎这么寂静不动,也有一阵浑然天成的妙韵流动。
      噹啷几声,钥匙落在地上,文渊将琵琶搬开,把她的身子轻轻抱出,身子忍不住兴奋得微微颤抖,拍拍她的背,柔声道:「紫缘,紫缘! 」
      受到他掌上真气激荡,那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,紫缘轻轻一声嘤咛,第一眼睁开,忽然看见了最想看见的人。她惊喜极了,樱唇一张,却 没发出声音。文渊随即想起她被点了哑穴,伸手替她解了穴。
      紫缘身子轻轻一颤,脸上露出幸福而舒雅的微笑,轻声道:「我知道你会来,被关在这里面后,我从没害怕过。他们再怎么对我,我都不怕,也没有当真伤了我。」文渊心中情思洋溢,紧紧搂着她,轻声道:「你把我最担心,最想问的都说啦。」紫缘微笑道:「因为我也担心你 啊。」文渊笑道:「担心我什么?」紫缘悄然垂首,轻声笑道:「怕你担心着我啊,所以我要你一见到我,就安了心。」
      文渊心中一热,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。紫缘「嗯、嗯」几声,略见羞涩,轻声道:「别……别这样啦。」文渊道:「怎么啦?」紫缘脸 蛋透红,轻轻地说道:「我们……我们先离开这里,有什么话再慢慢说嘛。」文渊拍拍后脑杓,笑道:「我只是好想亲一亲你,没别的意思。 不过也是不错,我们可还没脱离险地。」
      他轻轻放开紫缘,见到她赤裸的娇躯,一时有些头晕目眩,急忙撇开眼光,道:「我去给你找件衣服,你先遮掩一下。」
      紫缘满脸晕红,害羞地点点头,将箱中那条锦缎拿来披在身上。她不是没给文渊见过裸体,然而两人还没有当真好事成双,差着这么一点 儿,感觉毕竟有所不同,文渊看着固然魂不守舍,紫缘也是不胜娇羞,将那罗缎掩着自己胸口,也是不得不然。
      文渊奔到上舱,见穆言鼎仍然运气打坐,脸上时而惨白,时而红润,此外所有人都或仰或卧,无一转醒。除了众侍女身着锦衣,此外并无女装。他略一思索,把倒在脚边的狄九苍衣裤脱了,拿在手里,再抱了一个锦衣女子回底舱,说道:「紫缘,你先换上她的衣服,再给她穿上 这套衣裤。」紫缘道:「我直接穿这一套不成么?」文渊道:「这是男子衣衫,你穿不妥。」
      紫缘微笑道:「别的姑娘穿,难道就妥当了?」文渊拍了拍头,笑道:「其实也不妥当,不过眼下管不了那么多了。」说着退出舱外,让 紫缘给她自己和那侍女更衣。
      过的一会儿,听得紫缘隔门说道:「好啦。」文渊开门进来,见紫缘已换上了一身锦衣,那侍女也整整齐齐地穿着狄九苍的衣物。文渊笑 道:「这就行啦。」
      一撇眼间,看见那锦缎摆在一旁,绣功极细,顺手拿起来一看,一疋锦缎展开来,上面绣的是黄莺绿柳。黄莺神态鲜活,绿柳低垂摇曳, 色彩似乎不时变化,但又显然一如原状。虽然锦缎上一切静止,却如同一幅真实美景呈现眼前。
      紫缘轻声道:「他们不给我穿衣服,只有穆老先生给我这个,还有琵琶。」
      文渊望着手中锦缎,沉吟不语。紫缘见他神情如此,心中暗觉奇怪。说道:「怎么了吗?」文渊道:「你瞧,这景色是不是很眼熟?」
      紫缘身在箱中,光线幽暗,一直没有看清楚那锦缎的图案,这时听文渊一说,低头细看,不禁一怔,道:「啊,这是西湖的景色,是」柳 浪闻莺「啊。」
      柳浪闻莺,正是西湖十景之一。文渊本已怀疑,只是他在西湖附近居住时日不长,不能肯定,听紫缘这么一说,顿时一惊,细看那极尽华 丽的美锦,低声道:「难道这是十景缎之一?可是,他们又怎么可能交给你?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干美女在线观看_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_操老师_去就干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